赤魟

露出了随时都可能哭出来的表情赤者怎么读
更新时间:2020-10-10 12:41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虽然有点不可靠,但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找布克罗里商量。因为那个人基本每天都很闲」

  「又不是蜥蜴,不会长出来的……所以,不要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就打算吃掉它的尾巴哦?」

  「我是和惠惠一起收留这孩子的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而想要这孩子的?还有,主人是什么?」

  「刚才施放魔法的是我,有什么问题么?……话说回来,这家伙难道不是那个骚扰乡里的爆裂魔么?和惠惠说的特征一致啊。说是身材丰满还长着角的女恶魔来着?」

  「什么意思啊,明明人家好不容易在进行感动的告别的!这大清早的,到底来干嘛啊!?」

  「请住口,要称呼沃尔巴克大人!啊啊……沃尔巴克大人深信自己叫那种奇怪的名字……怎么办,这要怎样才能修正啊……」

  阿尼斯看着每次被叫逗之助都会做出反应的主人,露出了随时都可能哭出来的表情。

  虽然并不是我打倒了阿尼斯,但这也是拜我平日积德所赐吧,我就满怀感激的使用了。

  就算被做了扯耳朵或是拉尾巴这种会让普通的猫发飙的事,它也毫不抵抗地任由摆布。

  「……塞,塞西莉?喂,你别来这套啊,我突然有种罪恶感……你是开玩笑的对吧?只是,装作很受伤的样子……对……吧?」

  「这孩子的名字是逗之助。话说,它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嘛。这孩子只是只普通的猫而已」

  戴着魔法师风格的兜帽的阿尼斯以红发的空隙间露出来的黄色眼睛怀疑地盯着悠悠。

  这是以人的感情作为食粮生活在这个世上的种族,有从被叫做精怪的杂兵到被称作魅魔的在男性间颇有人气的恶魔等各种类别。

  「而且,惠惠还说过是在激战后被她逃掉了……原来如此。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是特意来找惠惠复仇了么」

  「……我会给爸爸妈妈留信的。他们回来后,记得把信给他们。不过我以前就已经告诉过他们存够了钱就会出去旅行。所以就算看我不在他们也不会担心的吧」

  ——在阿尼斯被红魔族追赶,哭喊着逃掉后,我们还做了包括堵上墙洞在内的很多事。

  「这种地方你倒是好好教育啊,你不是姐姐么!?不只是逗之助,我现在也开始担心起小米的未来了!」

  「其实,您家的布克罗里教了我妹妹一些不太好的话。我希望他不要再那样……」

  「话说,真没想到惠惠要出村子呢。急性子爱吵架的你,真的当得了冒险者么?」

  她本来就说不会来送行,并且她还没什么朋友,非常怕寂寞。见了面的话她说不定会想要跟我一起来,所以这样就好。

  「不,这个没费钱。因为是身为魔道具职人的富尼弗拉的父亲制作的魔杖。顺带一提,杖的材料是她们二人去收集的」

  我低着头,径直通过铁青着脸慌忙辩解的两人身旁。不知为何,厄里斯教堂入口处摆这个一个装满面包的袋子。我抓住那个袋子。

  「才不要!为什么非要当恶人啊!?不如说,只会用爆裂魔法的话肯定办不到的好么?」

  大概是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本能地理解到如果再不放开自己的主人,会有生命危险。

  「这么早!?是不是太急了点啊!?你倒是稍微缓缓啊,还得和同班同学道别不是么!」

  「……啊哈。手上抱着惠惠家的猫,是想用来代替人质对吧。你这个恶魔可真是有够敷衍了事的啊……」

  「毕竟这两个人还没学会上级魔法,所以我也一起去了森林。这两个人每次遇到怪物就惨叫……」

  「不,我还打算按照基本,先去新手冒险者之城阿克塞尔。毕竟我也还是新手,和同样是新手的冒险者成为同伴会比较好吧」

  没想到竟然能没有任何犹豫和抵触地把一起生活了近半年的逗之助看做明天的早饭。

  「你最终还是干了么惠惠!亏我还以为你不管再怎么贫困都不会染指金钱方面的犯罪的!笨蛋!为什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胎儿体盘宽约0.41米前口蝠鲼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