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海棠系列

在春节前最后一天
更新时间:2020-09-15 20:34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爱读经济理论书籍的黄喜忠区长,在饭桌上,顾不上夹菜,对来访的记者说:“改革真是越改越有味道了。”

  有媒体注意到,这仿佛就是一部协奏曲:汪洋、朱小丹在祖国的心脏“推销”广东改革的大构想,而远在南国水乡的顺德早就真枪实刀地干了起来。

  顺德是20年前小平南巡时,停留的最后一站。正是在顺德珠江冰箱厂(科龙),他做了“发展是硬道理”的讲话,之后这一思想写进党的十四大报告,由此确立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道路。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区级行政审批、征收、处罚等8大类行政管理事项共5720项,其中审批事项1609项,审批事项中,行政许可708项,非许可类审批539项,日常管理及便民服务类362项。

  顺德的领导和企业家们也都深切感到,顺德的行政管理理念和方式滞后于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如今,珠三角的核心问题不再是生产,而是分配问题,体制问题,公平正义问题。社会这条腿明显比经济这条腿短。

  “每个公章背后都是权力,‘革’掉的可都是政府部门的权和利啊!”有人感慨道。

  从设计上,这三项改革就像“齿轮般咬合在一起”。因为没有审批制度的改革,没有政府职能的转移,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就是一句空话。“政府不放权,社会组织永远都只是一只跛脚的鸭子,只会空叫,不会做事。”李允冠说。

  “不要怕社会,社会自然会有办法自我管理。政府不是万能政府,社会有自我修复的功能。”李允冠说。

  他们商议决策的事情五花八门:大到财政预算,小到一盏红绿灯的设置、一座天桥装4部直梯还是2部扶梯;粗到修建一所医院,细到医院太平间的门往哪里开。政府给委员们每人发了5000元作为一年的调研补贴。

  在这三项改革中,审批制度改革最为关键,也是最难啃的“硬骨头”。顺德花了数月时间做了一件全国至今没有一个地区和部门能说清楚的事——罗列出各级政府部门共有多少审批事项和“公章”。

  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说,顺德要加快推进政府自身改革,实现“协同共治”。只有“小政府、大社会”才能解决生产发展与行政改革“人大衫小”的矛盾,才能建设“强政府、好社会”。

  在此次两会上,朱小丹省长曾直接要求省发改委、省工商局等“放权”。他将此项改革概括为三个字:减、放、转。“减”是减少手续,压缩审批,取消审批;“放”是整个管理权限下移,面向基层;“转”是政府把一些需要转移的政府管理职能转移出去,由有资格和合法的社会组织去管理。

  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说,顺德要加快推进政府自身改革,实现“协同共治”。只有“小政府、大社会”才能解决生产发展与行政改革“人大衫小”的矛盾,才能建设“强政府、好社会”。

  动漫有趣极了:顺德改革前,一头白胖猪去跑审批、盖了无数章,跑了无数路,最后一上秤,瘦了10公斤。改革前,政府官员个个都穿着背心,使劲在海里划船,改革后,领导拿着望远镜,做了掌舵人。

  他说:“这次我们确实要拿出革自己命的勇气,真正使政府职能归位,真正理顺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真正能够通过这轮改革加快推进完善广东市场经济体制的步伐。”

  大部制改革中,部门都在合并,可一系列减法中还有一道加法。大部制中,只一个机构是新挂牌的:决策咨询和政策研究室。

  在此次两会上,朱小丹省长曾直接要求省发改委、省工商局等“放权”。他将此项改革概括为三个字:减、放、转。“减”是减少手续,压缩审批,取消审批;“放”是整个管理权限下移,面向基层;“转”是政府把一些需要转移的政府管理职能转移出去,由有资格和合法的社会组织去管理。

  顺德人当然不会忘记,省委书记汪洋给他们提出的“小政府、大社会”的期待。汪洋要求他们做改革的“排头兵”,“要擦亮顺德这块牌子”。最近,汪洋再一次提出,顺德要做改革的“尖兵”。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