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海棠系列

又巩固了我们党的执政基础
更新时间:2020-09-15 20:34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谢谢有这样的机会来这里交流。今天的蓝皮书我是昨天晚上花了几个小时认真看了一下。我觉得对现状的研究,对未来的趋势判断都很认同。我是一个实践者,看书的时候觉得对我有帮助,我觉得这个书对我有帮助。这个蓝皮书对未来几年的农村金融的发展肯定是产生一些积极的指导性的作用。但是我也对这本书觉得有一些判断,觉得保守了一点。农村金融市场的发展前景比这个书中判断得要更好,基于我自己的实践是这么认识的,比如信贷的缺口是3万亿,我觉得只要有相应的体制性障碍突破的话,我觉得那个判断就是太保守了。说未来的互联网金融几年以后是3000亿,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很多年以前去日本东京大学或者大阪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时候,在台湾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时候,认真学过日本农协的发展史和台湾农会的发展史。以台湾为例,台湾一个乡农会2000农民,农会的农信部给农民提供多少贷款呢?我问过很多人,说你想像看,一般问乡镇的干部,他们都说2000万?不是的。台湾一个乡农会为2000农民一年提供的贷款有多少呢?20个亿到50个亿的人民币,是一个乡农会。我们现在一个乡是几万农民,能够为农民提供多少金融服务呢?提供多少贷款呢?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还大得很。

  第三,面对机会和优势、挑战,互联网“三农”金融的现实选择。这个现实选择是建立在现在目前的农村社会结构所决定的信息结构,刚才冯老师已经介绍海耶克的分散知识和局部知识的概念。目前我们看到农村的信息流通结构依然社会网是主导性。互联网金融的选择要正视这个现实,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金融的模式在农村还是采取的线上线下结合。比如翼龙贷,它这种模式不管是加盟还是王总介绍的将来的合伙制,目的是充分利用农村的局部知识,利用社会网络,利用线下的渠道,将来可能有渠道的扩展,但是目前仍然还是利用线下的渠道。它的好处是把城市里面的资金从资金端通过互联网融通,真正的资产端更多的还是利用目前的农村的局部知识和社会网络。所以一个好的模式,至少现在现实的模式的选择还是线下线上结合,还是充分利用相对比较传统的农村的社会网络。第二个模式,王总提到将来他们从渠道和业务的创新来讲,在农村要提供综合性的服务,不仅仅是互联网金融,可能要利用互联网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因为农村的电商也好或者互联网交易也好有它的特点,一个特点是很多的产品交易的频率比较低,不像城市,交易是比较低频的。它的很多交易不仅仅是交易完了就结束了,比如化肥、农资、种子,等他把种子用好了,种子高产了,有收益,才能偿还你的还款,不能单单提供金融服务,还要提供农业的推广和农业技术的使用,甚至农产品的流通,包括农产品的收购。如果没有相应的服务,单单靠金融你的风险可能是比较大的。所以在农村互联网金融也要提供更多跨界的服务,不仅仅是金融,要包括生产资料、技术的使用、产品的流通。刚才王总在展望的时候提到,我在这儿说,这也是现实的选择,面对农村的问题,面对农村的社会问题和农村的综合性服务的需求,现实的选择就要提供综合性的跨界的服务,才能够保证金融服务的有效性。

  到底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动力在哪里?现在讲得比较多的是创新驱动,这是对的,但是中国基本的国情还是二元经济的社会,农业的现代化和农村的城镇化仍然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的主题,是我们的重头戏。这种城乡分割的状况并没有根本改变,特别是城市的这种先进的生产要素资金、人才、技术很难流到农村和“三农”领域,出现了两张皮的情况,三中全会决定里讲得很清楚,要建立全国成效统一的市场,现在看起来很难有很多体制机制的障碍很难突破。因此一线城市房地产泡沫,资产泡沫,农村现在空心化,资金流不进去,包括蓝皮书也讲我们农村金融的缺口有3万亿,这么大的需求缺口,我们金融的供给是严重不足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互联网农村金融是应运而生。我们是找准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一个正确的领域,就是服务于“三农”,通过互联网平台来提升我们的服务效率,传统的金融业不愿意干这种事,因为出力不讨好,成本很高,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